轻描淡写的“6000公里”

  究竟有多远?

  6000公里,或许只是轻描淡写的几个数字,只是随口而出的两个地名间的距离,在小小的地图上不过几十公分。但6000公里究竟有多远,你知道么?

  国土面积位于世界第三的中国,北起漠河以北的黑龙江江心,南到南沙群岛南端的曾母暗沙。南北相距的距离约5500公里。可想而知,6000公里的距离,竟是地广物博的祖国也不能相比。

  从极寒之地的西伯利亚到暖阳沐浴的春城昆明,中间便隔着这让人不敢妄想的6000公里(非直线距离)。但来自于西伯利亚的海鸥,却不辞千山万水,每年飞越6000公里来到云南昆明,成为昆明冬日里独特的风景。

  从一见钟情到如期造访,这段误打误撞的情缘

  一持续便是三十余年

  一切美好的相遇,似乎总是源于偶然。海鸥也是。

  1985年10月23日,它们“误打误撞”投入昆明的怀怉,才与昆明结下不解之缘。兴许一开始是一只迁徙途中迷路的海鸥,偶然翱翔到了昆明上空,本想寻找迁徙的大部队,却被暖阳沐浴的冬天和碧波万顷的滇池所吸引。于是扑棱着翅膀,召唤自己的亲朋好友一同来此“度假”。

  在和煦阳光和别具云南高原风味的鱼虾美食招待下,这群远道而来的“客人”渐渐“乐不思蜀”,成为了像昆明人一样的“家乡宝”。这一来,便是33年, 从未失约。

  恋上春城,不仅因为这一城温暖山水

  更因为这一城善意人心

  曾听说,一段恋爱关系的坚持,必定是对方身上有着令人着迷的地方。对于海鸥和昆明这段长达三十余年的特殊恋爱来说,亦是如此。

  雷雨、风暴、雨雾、捕杀, 6000公里的路途中有太多艰难险阻,甚至半数的海鸥会被狂风骤雨、飞禽猛兽所打倒。但这些冬日精灵们却年复一年穿越整个俄罗斯和大半个中国,经历一场场惊心动魄的生命之旅,如精灵般降落在这座四季如春的城市,也必然因为这里有着让它们着迷的吸引力。

  有人说,这里空气清新、四季如春、水域宽阔、食物充足,海鸥必然是爱上这里的气候和环境。这原因不可置否。

  但我想,昆明人对海鸥深情的爱护和最大的善意,才是令它们青睐的根本。

  翠湖边,一座雕像端坐水边,安详静穆。老人面带微笑,满目慈祥地看着这些在他身边飞舞环绕的小精灵。这是最出名的“海鸥老人吴庆恒”。 

  在海鸥来昆明觅食的日子里,他几乎每天都到翠湖来看望和喂养海鸥,把这群小精灵当作自己的子女那样来对待。听说,当时老人一个月的退休金只有308元,却拿出一半的钱来买饼干、面粉和着鸡蛋给海鸥们吃。

  他不舍得坐5角钱的公交车,他每天都从城郊步行20余里地到城里。

  他救助了很多只受伤的海鸥,他给很多只海鸥取了名字,他可以把它们一个个从水里叫上岸。他天天和它们交谈,它们站在他的肩膀上、头上,亲密无间,形同父子。

  他病逝后遗像放在翠湖,海鸥成群结队的来和他告别,久久不愿离去......

  他的事迹永远为人所歌颂。

  病逝十年,市民自发捐款为老人塑了一尊雕像,让这座城市从此铭刻老人和海鸥之间的深情。

  “海鸥奶奶崔凤仙” 也给予了海鸥无私的爱。从1985年第一批海鸥飞到昆明,海鸥常盘旋落脚的地方,都留下了她喂鸥的身影;每个冬天,无论刮风下雨,她天天都去看鸥、喂鸥。

  如今89岁高龄的她,竟已和海鸥相伴了30余年。

  耳熟能详的事例外,更多是政府与无数普通人默默的善意。

  为避免市民独自投食的食物安全性,每年政府都要拨出专款、组织专人为海鸥投食。

  每年到观鸥季,交警大队便会对海埂附近道路进行调整,以免来往车辆声音惊吓到海鸥。

  森林公安局不断加大对伤鸥的处罚力度及追查力度。有游客在海埂大坝抓捕红嘴鸥,造成红嘴鸥翅膀折断、伤势过重死亡。森林公安局奔袭将近4000公里,穿越大半个中国,在黑龙江哈尔滨市将伤鸥的扈某抓获,只为惩治虐鸥者,展示政府保护红嘴鸥的决心。

  翠湖公园的公益岗摊位,大学生志愿者的驻守与讲解……海鸥文化节的举办……过年期间海埂边自觉减少的鞭炮声…滇维公司专门成立的护鸥队……

  他们默默的呵护和坚守,是这座城市拥抱红嘴鸥的一个缩影。

  三十余年的依恋,它们早已不是远方的“来客”

  而是这座城市的“家人”

  每一个昆明人,都在用善意和爱护,让一个个温情的故事在蓝天碧波下上演。

  从刚开始对人的恐惧,只敢盘旋空中或停在房顶,

  到如今嬉水、漫步、撒娇、讨要食物的亲密互动;

  从最初的几千只突然造访,

  到如今上万只,且每年仍在递增。

  正是这份善意和对生命的敬畏,让它们不畏6000公里翻山越岭的艰难,将这里当做了另一个家。

  一年新似一年的改变

  是对品质生活追求的最好体现

  正如鲤鱼会索饵洄游,驯鹿会穿越极地一般,向往更舒适更惬意,食物更多、环境更好的地方,是动物的本能。作为大自然的精灵,红嘴鸥也是如此。

  33年前,它们在翠湖上开启了这场美丽的误会,并拖家带口、呼朋唤友在翠湖上栖息。随着迁徙的数量越来越多,15公顷的翠湖已渐渐容不下这群“大部队”。

  它们转而又到达了海埂大坝,在浩瀚的水面上翩翩起舞。下沉式亲水景观台对于观鸥的游客来说,是与红嘴鸥欢嬉的好去处,但对于这些小精灵来说,这里缺乏了许多原生态的自然绿意。

  随着生态环境的改善和湿地公园的建设,这些“挑剔”的小精灵又开始为“家”寻找新的选择。

  如今,景致优美、野趣纵横的古滇名城成为了它们的新家。它们纵情的享受滇池的碧波万顷、在水天一色中盘旋飞舞,尽情与游船上的游客嬉戏、撒娇,讨要食物...在滇池畔上演缱绻缠绵的人鸥之情。

  从翠湖到海埂,从海埂到古滇,一年新似一年的改变,是对品质生活追求的最好体现。

  海鸥尚且如此,懂享受的人类更该追逐内心真正想要的生活。

  在生气盎然的景观中漫步,在画舫微风的陪伴下亲近滇池,在山水宜居环境中享受诗意栖居,与湖为邻,与景为伴、畅怀品茗,谈笑风生。一天新似一天的生活,本该云南,本该古滇。

  注:西伯利亚(贝加尔湖)至昆明约3000多公里的迁徙直线距离,但鸟协专家表示,由于红嘴鸥的迁徙路线不是直线距离,一般都是依托山脉、河流等进行迁徙,所以迁徙路程远远超过直线距离。红嘴鸥实际每天飞行距离约80-100公里,飞行时长约两个月,由此估算,红嘴鸥实际飞行距离约为4800-6000公里。

(本文以上图片均来自互联网)

  这里,临水而筑,临水而居

  这里,观山瞰湖,进退繁华

  这里是七彩云南·古滇名城

  依托1.6万亩山、海、林、城

  提供全家庭文化旅游休闲度假生活解决方案

  山海已成城,满足您对生活的畅想

(详细信息请以开发商正式公布数据为准)